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家觀點

深度 | 200億“安責險”的五重困惑與解決之道!

發布時間:2019-10-23 09:39:29    編輯:

從我國短暫的保險歷史進程看,每一個強制政策險種的推出,都會給行業帶來相當程度的變化。

 

這一次又一個強制險種——安責險配套政策的銜枚疾進中,行業看到百億甚至更大規模保費的同時,也看到了面對政府饋贈的“蛋糕”,險企傳統的通過保險產品提供風險保障、事后被動理賠的初級風險管理服務模式,已經很難滿足當前上述各大險種所涉風險環節的全流程風險管理需要。

 

反而,依托自身和第三方專業技術力量,搭建險種所涉風險環節的全流程風險管理體系,成為所涉風險領域中風險識別、隱患排查、安全管理的行家里手,使保險真正成為市場經濟條件下風險管理和控制的基本手段,才是當下行業亟待破題的核心工作。

 

這或許也是《安全生產責任保險事故預防技術服務規范》推出的正解。

 

但行業更應看到政府期待與行業博弈的磨合中,這一險種落地做大的諸多困惑。事實上,這也是大部分非車險種需面臨的時代問題。

 

窺一斑,望全貌。

 

安責險的未來:240億保費與強制險種

 

從2016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推進安全生產領域改革的發展意見》:

 

取消安全生產風險抵押金制度,建立健全安全生產責任保險制度,在礦山、危險化學品、煙花爆竹、交通運輸、建筑施工、民用爆炸物品、金屬冶煉、漁業生產等高危行業領域強制實施,切實發揮保險機構參與風險評估管控和事故預防功能。

 

到2017年12月12日,國家安監總局、保監會、財政部三部委以安監總辦【2017】140號文的形式印發《安全生產責任保險實施辦法》:

 

煤礦、非煤礦山、危險化學品、煙花爆竹、交通運輸、建筑施工、民用爆炸品、金屬冶煉、漁業生產等高危行業領域的生產經營單位應當投保安全生產責任保險。

 

再至2019年2月19日,《安全生產法修正草案》的公布,及呼之欲出的新《安全生產法》,安全生產責任保險將成為繼交強險、疫苗責任險后的第三個在法律層面制定、實施與推廣的強制責任保險制度

 

明確規定在八大高危行業施行安全生產強制責任保險制度,且首次提出對于拒不投保的企業,將給予一定金額的物質處罰。

 

8月27日,應急管理部解讀8月12日發布的《安全生產責任保險事故預防技術服務規范》。

 

聯想當前中國危險化學品行業約450萬人的就業人數,建筑施工行業約4000萬的就業人數,煤炭行業約800萬人的就業人數,非煤礦山行業約350萬人的就業人數......加之煙花爆竹、交通運輸、民用爆炸品、金屬冶煉、漁業生產行業就業人數,保守估計八大高危行業就業人數逾8000萬。

 

保守測算:八大高危行業就業人數8000萬、每人每年保費300元測算,中國安全生產責任險市場保費規模將達240億元。

 

面對廣闊的市場前景,縱然《安全生產責任保險實施辦法》和《安全生產責任保險事故預防技術服務規范》對保險機構應對承保企業開展事故預防服務進行系列規定,甚至是強制要求,但結合前期和目前實踐,安責險做大之路尚存在五大困惑。
第一重困惑:預防費列支比例不明

 

事故預防費用列支比例沒有明確界定,可能導致兩個后果:

 

后果1:可能導致保險機構對事故預防服務開展的費用投入不足

 

譬如,某保險主體收取某家大中型危化企業煉油廠保費60萬元,按照規定保險主體應提供包括安全風險辨識、評估與安全評價和生產安全事故隱患排查”在內的事故預防服務。由于無預防費用列支比例規定,預防服務費用投入5萬元、10萬元、20萬元皆可。

 

如此,保險主體極有可能以較少的預防費用開展預防服務,且能在“表面”上做到踐行《規定》要求而不受處罰。

 

事實上,費用投入的多少直接決定了事故預防服務開展的質量。

 

可見,預防服務費用列支比例沒有明確界定,很有可能導致保險主體預防費用投入的縮減,并直接帶來事故預防服務開展質量的下降,不能很好地達到事故預防開展的初衷。

 

后果2:可能導致保險機構預防服務費用占比過高甚至保費倒掛現象,進而導致實質性的預防服務難推進

 

舉例,某中型危化企業擁有從業人員100人,按照每人賠償限額30萬來測算,保費約3萬元。而委托第三方技術服務公司開展規范的風險辨識、評估與安全評價和風險隱患排查服務,有可能需要的服務費高達4萬元。

 

從效益經營的角度看,即便預防費用2萬元,加上公關費用、手續費支出、業務管理費用分攤和預期賠付,也很難以2萬元開展預防服務,更何談實質性的預防服務。

 

第二重困惑:風險評估與現有體系重復

 

事實上,高危行業已按照國家監管部門要求,開展安全生產標準化建設,且接受一系列安全生產標準化評估,并獲得監管部門認可的考評證書。

 

據參與前期安全生產預防服務探索的某家保險主體從業人員敘述:保險主體或者委托的第三方專業技術服務公司開展的安全生產標準化建設評估服務,并不能給承保企業頒布監管部門認可的“資質考評證書”。

 

是故,參保企業認為保險公司或委托第三方公司開展的安全生產標準化建設評估服務,與監管部門組織開展的安全生產標準化建設評估重復,且不具備“資質考評證書”頒布資格。

 

企業接受保險主體或委托第三方開展的安全生產標準化建設評估后,還需要接受監管部門組織開展或認定的專業技術服務機構開展的安全生產標準化建設評估,并不能減少企業的經濟負擔,且有重復評估嫌疑。

 

第三重困惑:風險評估指標尚未標準化

 

預防服務的核心內容——“安全風險辨識、評估與安全評價”和“生產安全事故隱患排查”是決定預防服務成效的“命門”。

 

雖然《服務規范》提出了對大中型投保企業提供一次“安全風險辨識、評估與安全評價”和“生產安全事故隱患排查”服務,但安全風險具體辨識、評估、安全評價、風險隱患排查所涉具體環節、內容、質量要求等沒有界定,針對八大高危行業各個細分領域的規范化風險隱患排查標準體系還需要進一步明確和規范。

 

原因:

 

盡管國家已制定了較為健全的安全生產標準體系,但針對某個高危行業的具體分支領域,其具體安全標準要求是立體多元的,其安全標準是散落在國家各個規范標準體系中的。

 

譬如,八大高危行業中的危險化學品行業,不僅各個化學品不同,同時又涉及到生產、存儲、運輸和銷售等各個環節。由于八大高危行業所涉分支領域較廣,企業安全生產風險點千差萬別,匯總、梳理、歸納這些散落在各個安全生產標準體系中的具體標準不僅耗時較長,難度也較大,需要投入足夠的人力、時間和精力去啟動安全標準匯總、梳理和歸納工作。

 

目前,市場和行業并沒有形成規范完善、現成的針對各個具體分支領域的安全標準體系,這為八大高危行業細分領域所涉企業的預防服務開展的標準化,尤其是“安全風險辨識、評估與安全評價”和“生產安全事故隱患排查”的標準化,帶來較大羈絆。

 

第四重困惑:預防服務主體先天發育不足

 

從目前來看,市場上的第三方專業技術服務主體多處于探索階段,特別是在運用技術手段開展“安全風險辨識、評估與安全評價”和“生產安全事故隱患排查”服務上,還難以滿足保險主體開展實質性預防服務需要。

 

盡管各個省市擁有眾多注冊安全工程師,但由于缺乏第三方支付市場,安全生產預防服務市場先天孕育不足,缺乏必要的實踐積累,保險主體難以在市場上找到滿意的第三方預防服務技術公司,優質第三方預防服務主體供給更是匱乏

原因:預防服務開展涉及高危行業、行業細分領域以及千差萬別的各類企業,且無現成規范完善的針對各個具體分支領域的安全標準體系可直接遵循,尚需要各行業消耗較長時間梳理、歸納與總結。

 

第五重困惑:信息管理系統標準化嚴重滯后

 

從前期和目前實踐看,安全生產事故預防服務的規范化、標準化開展是非常棘手的難題。

 

其中的難點是:安全技術服務對象種類繁雜,服務內容、方式方法、工具手段差異比較大,建設標準化的信息管理系統建設滯后,資源分散,尚未形成規模效應。

 

對我國保險業來說,沒有經驗和標準可以借鑒,只能靠保險業的自身摸索總結。因此,事故預防服務切實做到開展的規范化、標準化,絕不是一個頂層設計政策就能完全到位的,更不可能一蹴而就,這是一個長期的實踐探索過程。

綜上,要想真正提升并切實做到事故預防服務必須在初期制定框架規范體系的基礎上,注重實踐探索,全面啟動并形成健全完善的能夠涵蓋八大高危行業各個細分領域的規范化預防服務標準工作體系,才是終極應對之道。

 

這當是保險企業的硬功夫,與領先之道。

 

來源:今日保(ID:Insurance_Today)

 

在线棋牌 赌博
女子网球比分规则 上海时时彩几点开始的 七星彩走势图预测下期 苏州早餐摊位赚钱吗 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棒球比分直播软件 福建36选7历史开奖图 139期大乐透历史同期开奖号 网上配音怎么赚钱 买彩票网站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