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家觀點

安全評價,路在何方?一個資深安評師關于行業的深入思考!

發布時間:2019-09-09 09:29:39    編輯:

 

 

 

8月30日,鑫安利集團組織召開了「全國安全環保服務機構轉型峰會」。會后,行業內掀起了一陣關于安全服務如何發展的思考浪潮。本文作者作為一名資深的從業人員,站在自身角度回溯了行業的發展,提出了現存的問題,并對未來發展方向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以下為作者全文

作為一個從事安全評價工作十六年之久的評價師,經歷了安全評價行業從無到有,逐步發展壯大的歷程。在我國推行安全生產許可證之前,全國的危險化學品、煙花爆竹及礦山(煤礦及非煤礦山)這類高危行業安全生產的基礎相當薄弱,安全意識及安全設備設施的水平都很低,這些直接導致了重大安全生產事故頻發及事故后果嚴重。

正是由于安全評價工作的介入,許多安全評價專業技術人員作為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的重要技術支撐,通過對企業現場進行全面排查、危險源辨識、提出整改意見以及后續的整改指導與確認。消除了企業的一個又一個安全隱患,為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的安全許可和監管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支撐。直接的結果就是安全生產事故數量與事故損失大大減少與降低,有力地促進了我國工業經濟的發展。從這點來說,安全評價功不可沒。

 

 

 

另一方面項目的安全設施的“三同時”工作也很大程度上依托于安全評價。從項目的安全設立開始,就通過預評價對項目選址、規劃、工藝的成熟可靠性、主要設備、總平面布局等進行把關,從而保證了“生孩子”的首要安全條件。也為后續的“安全設施設計”提供了很重要的依據。


“安全設施竣工驗收評價”又為“安全設施設計”及施工進行了客觀真實的驗證,確認項目的各項安全設施是否按
照設計進行施工并保證施工的質量。同時又對項目的試生產環節進行核查與確認,通過試生產現場的檢查找出不足與隱患,并提出整改意見。從項目的“孕育”到“出生”進行了全過程的技術保障。

 

未標題-1.jpg

自2003年以來,我國的安全生產工作取得了明顯的進步,企業的安全生產水平得到較大幅度的提升,尤其是高危行業,從最初的基礎薄弱到現在這些企業的安全生產基礎已明顯得到了夯實。企業健全了安全管理機構、配備了專職安全管理人員,建立了安全生產責任制及各項安全管理制度和安全操作規程,形成了良好的安全生產培訓教育氛圍等等。這些都與安全評價工作的貢獻分不開的。

當然安全評價行業也存在一些問題,這不是安全評價獨有的,任何一個行業都會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有些與評價師的專業能力、工作經驗、責任心等有關系,有些與當前的企業整體安全生產水平有關系。目前安全評價針對的主要是危化、礦山、煙花爆炸和金屬冶煉等高危行業,發生事故的影響、社會和媒體的關注度等等都很大,事故后的責任追究壓力也極大……。這些都導致安全評價師的從業環境極其不好。

暴風截圖201612630714054.jpg

簡單來說,安評行業存在的問題主要表現在以下幾方面:

 

第一、安全評價師對安全生產的技術支撐作用沒有客觀評價。現狀是基本鮮有正面的報道,鋪天蓋地的是指責安全評價師不負責任、弄虛作假、重大漏項,甚至于草菅人命的帽子也隨意扣上。試問,安全評價師能承擔如此大的責任嗎?企業是安全生產的責任主體,安全評價僅是接受企業委托根據法律和相關標準提供相應的技術咨詢服務,根據權、責、利的統一,承擔相應的責任。


第二、安全評價的邊界不清,責任無界限。現有的安全評價要求對企業或項目的所有內容進行評價,造成表面上
賦予的安全評價范圍很廣,實際上安全評價技術人員的能力及手段無法達到。其實安全生產的內容很廣,涉及好幾個行業管理部門,如消防歸公安消防部門管理(現已作相應調整),特種設備歸質量技術監督管理局管理,防雷防靜電歸氣象局管理等等。涉及這類設施都有管理部門的相關要求及法定檢測、驗收的意見。安全評價按理只需有行業管理部門的合格檢測檢驗或驗收的意見就可以作為該類設施設備符合安全要求的結論,相關責任由出具檢測檢驗或驗收的單位承擔。事實上是在很多的安全許可或安全監督檢查中查到的此類問題都歸咎于安全評價機構。

 

另外,企業的安全現狀是動態變化的,評價機構對該企業開展安全評價是某個時間段進行的,評價后企業在生產過程中可能有一些改變,而安全評價的周期是三年,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往往在檢查過程中都比照安全評價報告,有與報告不一致的地方把板子打在評價機構頭上。而在評價過程中不可能將企業所有的狀況都以圖像或視頻方式記錄下來。

 

 第三、對安全評價的作用期望過高,認為安全評價是無所不能的。安全評價是伴隨國家對安全生產工作的重視及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的成立而發展壯大起來的。雖然安全評價是一項技術性較強的咨詢工作,對安全生產起了很大的作用。但客觀上講安全評價是對企業主體安全責任落實的一種支撐與促進,幫助企業提高安全生產水平。是一種“診斷”、“開藥方”的工作,最終企業能否“痊愈”還有許多其它因素。現在社會上普遍有一種不妥的聲音,認為企業做了安全評價就不會出事故,或者做了安全評價就所有方面都符合法律法規、標準規范的要求。安全評價是對危險有害因素進行辨識、分析危險程度,提出安全風險控制的措施,從而將風險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圍。


我們國家的法律法規、標準規范針對企業都是一樣的,其實不同企業實際情況各不相同,風險大小也不同,都完全套標準規范有時是很難執行的,也與行業的實際不符。最明顯的危險化學品使用企業(使用許可除外),由于這類企業之前的建設過程都是無專門部門監督管理,基本上沒有經過設計,造成企業的總平面布置、建筑物耐火等級、消防通道、安全設備設施等等都存在很多問題。有些地方由于專項整治而提出安全評價的要求(很多地方沒有提出),可對這類企業安全評價明顯會存在一些建筑物防火間距、耐火等級、人員疏散、危險化學品存放無法通過整改完全達到標準規范的要求。可是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要求安全評價報告都要有符合安全生產條件的明確結論,安全評價機構就處于尷尬的境地。


實際上從安全評價本質上看,通過安全評價,能讓該類企業安全生產設施與安全管理水平得到明顯的提升,降低事故發生的概率及事故后果,控制好安全風險,那么安全評價的作用就得到了充分體現,也就體現了安全評價的價值。另一方面對于大多數未開展安全評價的此類企業,除了由于歷史原因無法通過整改解決安全隱患問題外,其它很多能解決的安全隱患也沒有排查出來,更談不上解決。然而此類企業依然如故地生產著,行業的整體水平就是如此,不可能通過安全評價就徹底解決了,而應是一個逐步提升、循序漸進的過程。


第四、安全評價是一項系統性工作,目前行業權威尚未樹立。安全評價行業真正快速發展也就十幾年的時間,這十幾年來,安全評價機構培養了一批從事安全評價技術的專業人才,有一部分成了這個行業的骨干力量。客觀上講,這部分專業技術人員才是評價行業內的權威。可事實是,現在的安全評價報告成了很多人都可以指指點點,無論外行還是內行都可以詬病的技術資料。評審專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人員都可以從自身的角度提出意見,即使評價報告完全符合評價通則、導則的要求。造成從事安全評價的專業技術人員只能根據專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人員的要求修改,有些方面明知無法修改,也只能應付處理。此種現象嚴重打擊了安全評價行業骨干人員的積極性,對行業權威的樹立造成了很負面的影響。


第五、有專業和經驗的安全評價師不斷流失,不利于安全生產。安全評價風險大、工作量大,一旦碰上安全生產事故就極可能被追究法律責任。現在行業內流傳一句“操賣毒品的心,拿著賣白菜的錢”,的確反映了安全評價師的現狀。同時目前的安全評價職業沒有得到相應的尊重,造成通過十五、六年培養起來的專職安全評價師人才隊伍正在不斷的流失,而要重新成長起來一名專業的安全評價師最起碼也要數年的時間。這無疑是安全生產行業的不幸。更糟糕的是,現有的環境,難以吸引有較好專業素養的技術人員加入到安全評價行業的隊伍中。如果一個行業形成了有能力有水平的都離開,而有較好專業能力的新人又不愿進來的土壤,那么強有力的安全生產技術支撐和提高安全生產水平之花就不可能盛開。

 

0 (4).jpg

作為一名從事了十六年的安全評價師,為了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更是為了我國安全生產水平的提高,防范和減少安全生產事故的發生,實現“積善行、思利他、恒佑社會”的抱負,發出以下微弱的吶喊和思考:

第一、政府層面是否應該給予安全評價明確的責任界限。只要編制的安全評價報告符合評價通則與導則的要求,客觀如實地反映了現狀,不存在重大遺漏,從法律層面講就應該免責。如果是技術層面的理解與分岐問題,那應該最多只能是行政處罰。特別是安全評價的范圍必須界定清楚,僅針對生產經營單位的安全設施與安全條件,明確有專業行業管理部門檢測檢驗與驗收的,評價機構開展評價時,此部分以有資質單位出具的檢測檢驗或驗收報告為準。真正實現由各個環節的把關單位負責。切實轉變安全評價內容應包羅萬象的不科學觀點。

第二,安全評價工作對安全生產的技術支撐作用要有客觀地評價。安全評價師通過自己的聰明才智為我國的安全生產形勢好轉起了一定的作用,這個是不可磨滅的。社會應營造一種讓有責任、能力的人愿意從事安全評價的職業氛圍,人才是造就一切的關鍵因素。給予安全評價師一定的尊重,促進安全評價師隊伍的能力提升和培養。

第三,宏觀層面要著手建立一套大數據模型。要著手開展安全生產事故基礎數據的分析、統計與研究,建立基本信息數據庫和開發風險分析定量計算系統。我國自建國后,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經濟迅猛發展,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工業化快速推進的過程中,安全生產事故也經歷頻發、穩定至下降的階段。但一直以來,對安全生產事故的發生行業、發生概率、事故模型、事故后果、技術防范等等缺少專業的機構開展分析、研究。造成從定量風險分析時沒有適合我國的基本數據輸入,無論是國外引進的如船級社的計算軟件還是國內開發的計算軟件,都由于該原因,導致定量計算的結果與事故實際存在很大的誤差,甚至于完全顛覆。

從國外的安全風險評價經驗來看,量化分析是很好的一種評價方法,但前提就是要有足夠并準確的基礎數據庫,針對不同行業、不同危險物質、不同事故類型等等,這樣方可客觀地預測分析事故后果,為安全生產提供可靠的數據支撐。國家應據此建立一套“大數據模型”,供我國的安全生產技術服務機構使用(有償),解決當前量化分析數據支撐不力的難題。

第四,企業必須主動擔負起安全主體責任。安全評價是對企業安全生產工作提供技術支撐作用,安全生產的主體責任當然是企業。同時安全評價僅對開展安全評價階段的結果負責,后期企業動態變化的安全必然應當由企業負責任。

第五,我們要營造一個合適的從業環境。我們要改善從業者的就業環境,吸引一批有志于從事安全技術咨詢的專業技術人才進入安全評價行業。全社會對從事安全生產技術咨詢服務的人員應有個相對客觀的評價,肯定其為安全生產作出的貢獻。安全生產關鍵要素之一就是人的因素,無論是企業還是技術咨詢機構,唯有既有技術又有職業素養的人才能安心于安全生產與服務工作,我們的安全生產形勢才能持續、穩定地好轉

第六,安全評價機構要充分發揮科技引領賦能作用。當前,隨著物聯網、5G、大數據等新技術革命,安全服務行業依靠傳統的、單一的資質化業務已經難以為繼,其最后一個被新技術變革的行業也勢必迎來蛻變。這種情況下,安評機構理應充分發揮專業優勢,真正發揮“治病救人”的作用,但是當前很多安全服務機構還停留在靠天吃飯、抄抄寫寫的初級發展階段,因為科技水平滯后,他們無法通過智能工具在評價過程中有效明責避責,也無法對企業的安全生產真實狀況進行緊貼式的全流程跟蹤服務,因此很多事故追著中都要背負責任。所以,如何通過科技賦能降低作業風險,通過新業務實現轉型升級,這是未來一個時期內評價機構都亟待解決的現實難題。

綜上,這是我自己關于行業的一點思考,讓我們一起為行業的持續發展而努力!

 

 

作者介紹:藍福本,浙江泰鴿安全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高級工程師,省級安全生產專家。從事安全評價和安全咨詢十六余年,具有豐富的甲級評價、職業衛生技術服務、消防評估機構管理經驗。

 

 

 

在线棋牌 赌博
福彩快3开奖号码规律 008期曾道人 挂机广告赚钱是真的吗 学校宿舍卖什么赚钱 时时彩漏洞稳赚技巧 做小龙虾配送赚钱吗 今天股票走势 哈尔滨娱乐场所 时时中彩票网址 大乐透周一走势图-彩乐乐